關於我們

微言深心 ------ 我們對教育的一點見解


古人感時傷春,曾曰:『雨橫風狂三月暮, 門掩黃昏, 無計留春住。』 也有人說: 『東城漸覺春光好, ………綠楊煙外曉雲輕, 紅杏枝頭春意鬧…….。』 可見同一春光,所見甚遠, 究竟何者為確,人言言殊, 我們今年因此暫不夸夸其談,宏論教育大計; 且與各位讀者分享多年來我們辦學所見的五個效應, 及以為大家應有的四大堅持:
1)刻舟求劍效應── 楚國有人在江中丟了一把劍,便在船沿刻畫了一個記號,說『天晚了,明日回來據此刻記,便可找到失劍。』此計之拙殆可笑矣。但很多人看到1980,90 年海歸成功的例子,便據此教養子女想要師法前人故技,以為徒有留洋鍍金的虛名即可登龍有術,立致富貴。但是出得國門,看過世界的華人同胞已非當時可比;沒有幾手真功夫,是唬不了人的;還是腳踏實地,學個一技在身為妙。因此,孩子們與其在大學混張文憑走人,不如選讀一個硬錚紮實的專業來得實惠。日後進可攻,退可守,不致因為外在世界之變,而進退失據,潦倒困頓。
(2)買櫝還珠效應── 又是楚 人的典故:有個商戶想賣明珠到鄭國,於是做了個盒子以木蘭之櫃,用椒桂薰香;最後又刻上花樣,珠玉镶嵌。結果呢?包裝過度了,鄭國人很喜歡那個盒子,買下它卻退還了明珠。有些聰明孩子的父母想把小把戲弄進名校,找人量身訂做各種包裝,每天忙著學這個才藝,做那樣活動。搞得暈頭轉向,最後雖然萬事OK 卻忘了怎樣思考及自我學習。結果那些名校吞下包裝,發出入學許可;卻在兩年後把已然枯竭,再也沒有學習熱忱的學生退學了。即或勉強畢業的,也因成績太差再也沒有向上進取的機會矣。其實,本來已是明珠一顆,自有光華,何苦來哉!搞得小小年紀已然極度做作,日後五、六十年的路要怎樣走下去呢?不如順其自然,盡其在我,做個真正的自己吧!
(3) 月攘一雞效應── 孟子說故事:"現在有人每天偷鄰居肥雞一只,別人看了很不以為然。跟他說:『這真不是個正人君子該做的』。他聽了也很自疚,便說啦:『請給我機會慢慢改過吧;改成每月偷雞一次,到明年我便洗手不幹,再也不偷了……』很多家長、學生也知道做弊取巧不好,但時勢所逼,大家都這麼幹,我們不搞豈不吃虧嗎?這樣吧,等我們家孩子上了大學我們就全家真正信主(或信個其他什麼),不再做這樣的事兒了,好吧?!
答案是,好不好您自己看著辦,但孩子們可是習氣已在,不是立馬可以轉回從前腳踏實地,步步為營的單純小青年了。所謂質變、質變,本質已變。他(她)們將從此知道“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”是怎麼回事;有一天也許惹火燒身,也許會失去平安,或者等到成功了,發達了,被世界認可了,他就從此當個好人,回來當個好兒子,回家當個好丈夫,好妻子,好父母…..神啊!請等我回頭。
(4) 為山掘井效應── 孔子說『為山九仞,未成一簣,止,吾止也』孟子說『譬若掘井,掘井九仞,而不及泉,猶為棄井也』很簡單的意思:要有恆心,有毅力;要堅持,不輕易放棄,不打退堂鼓。學生們讀書,做事最要緊的便是不隨便撒手,這點能做到,就算不做學者了;不當醫師、工程師了;去學做手藝,也終究會大放異彩,為人所肯定。與其花大錢,賭運氣,搞得全家烏煙瘴氣,人際關係緊張。還不如心平氣和地說:『孩子,只要你找到自己的方向堅持到底,爸媽就一定永遠與你站在一起』。不要管別人,不要攀比,立身處世有基本準則在。負笈求學其實很簡單,不要搞得太誇大。
(5)馬太福音效應── 聖經馬太福音25 章:『凡有的,還要加給他,叫他多餘;沒有的,連他所有的,也要奪過來』這個道理,用在經濟、科技、政治上便是優勢累積,好者越好,壞者愈壞。一旦 孩子在求學上找到立足點,即使起步並非頂級名校,但好好努力,日積月累成績是會為人所見的。不要汲汲於一時、一地、一事。所謂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有好底子,做什麼都不怕。更重要的乃是那種腳踏實地的舒心踏實感。你知,我知,天知,地知;四知足矣!積小勝成大勝,人生每天都在贏,總比先大贏一手然後繼之而來的數十年,天天輸掉手中的籌碼,遑遑不可終日得好,不是嗎?聖經似乎不盡人情,其實一飲一啄人自選之,人自承之,選擇便是最大的自由與責任。若此五大效應已然博君一粲, 則奧法也不免老生常談地重提一下, 我們以為學生應有的四大堅持。
四大堅持
(1) 堅守在校 GPA── 學生應緊跟學校老師進度,每日完成交付的功課及作業,有任何問題,立即查閱課本及筆記。只要紀律好,守住一定水準GPA 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。(2) 堅強基礎學術能力── 數學,科學(含生物、化學及物理)及英文讀寫水平。有了這樣的基礎則無論在任何時候皆可應付各種挑戰,不致困窘 蹇 迫。但所謂學術能力,並非等同於在校成績(因各校素質差異,其實相關度有時很低)或各項考試表現(如SAT I, SAT II 及AP…)而是真正的紮實功夫。
(3) 堅持良好個人品質── 不管是讀書、做事乃至為人立身處世,一定要教會孩子負責認真的態度。待人接物則必須有禮、有節,這樣日後才會取得別人的尊重與信任,對個人一生發展絕對有重大裨益。投機取巧,信口開河,言不由衷,短期或許有利達到某種目的,長久以降,則影響到自己的公信力。旁人雖表面與之相處和諧,但始終無法得到真正認同。
(4) 堅定個人方向── 每個人由於天賦及環境的影響,必然在某些方面有其過人之處;孩子們也當會在某些特定領域有她們的傾向及能力。為人父母當因材施教,適度與以輔導幫助讓他們得到最佳的發展機會,而不是人云亦云,以為人人都應爭取當醫生,個個都需奮鬥做律師,或唯有….才是成功的表徵。對人對事有所堅持,才會有其建樹及成就。浮沉於潮流,逐跡乎趨勢,則永無了期,總是充滿挫折,徒呼負負而已。總而言之,傳道、授業、解惑,刮垢、激勵、磨光乃是父母人師的功夫。沒有不能培育的孩子,沒有百無一事的胚苗,用心有恆,適材承時,因勢利導,每個孩子終將有他的一片天地。
希望值此新學期的開始, 我們的一點建議能為家長及孩子提供些許參考; 在未來一年的教育規劃中能起到積極作用,則幸甚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奧法教育學院徐馳老師撰稿)

 

時勢所趨,雖有大力莫之能逆


時序進入2015,經濟低迷自2008 年金融風暴後,也已歷6 個寒暑,迄今並無任何真正起色。雖然各國政府竭盡所能,在利率及貨幣政策上調整,試圖拉動產業及消費;但很明顯,在信心不足及產業未能提升的前提下,根本不可能有太大的突破。美國政府其實很清楚,唯有召回工業,並重新讓實體製造業取代仲介服務及多重衍生的投機性財務、金融操作,成為主流經濟活動,才有機會再次創造另一波繁榮。在此背景下,工程科技很可能變成希望所在,大力更新已然老舊的基礎設施,公共工程重建或新一代產業鏈的投入、創新幾乎是必然的選擇。
我們因此呼籲學生,把握機會,加入這一波的工程大潮及醫療技術革新成為其中的一份子;分食這即將釋出的世紀大餅,及所帶來的長期利多。
除了孩子個人的興趣志向及家長的特殊期望外(如台灣背景者喜愛醫學專業,上海廣東移民則偏好財務金融…..),其實大家率皆承認學有專精,擁有一技之長是絕對正確的做法。但為什麼結果卻完全走樣?到了而立之年,從事工程醫學及科技的年輕人比例並不很高;傳統的銷售、仲介及廣告、傳播還是佔據了主流就業市場份額。一究其實,求學過程缺乏長遠規劃及考量,再加之準備不足,畏難怕苦,趨簡就易;稍遇挫折或碰到比較有挑戰性的數理工程科目,往往在本科前兩年便已打退堂鼓放棄。工程,軟體不必說了,更直接影響到後面申請醫學及法律專業學校的機會。
近年來有一股新的風氣在漫延流行:許多高中學生忙碌地像個企業家,到處開會、參展;或者飛到千哩之外參加各種比賽,十分誇張。這當然很有戲劇效果,甚至可多拿到幾所入學許可,錦上添花。但結果還是只能選擇一所註冊入學,其他也就聊備參查,淪為談資助興而已。可是一個人時間精力有限,在某一方面過度投入,是會削弱其他能力的,所謂機會成本是也。拿到多餘的入學許可,很可能同時意味著因學術準備不足,反而會缺乏完成
的能力。就像古代競技場的格鬥士並不能真正變成戰場主力。因為本質完全不同,訓練方式也各有所異。除了在Hollywood 電影上可大放光芒,沒什麼太多的軍事意義。以我們經驗而言,特技性的解題及比賽設計與大學最後兩年和研究所階段的project 及research 是不一樣的東西。如果要訓練孩子成為一個優秀的工程師或其後的醫學、法律專業人才,我們認為在高中把基本數理學紮實,大學前兩年熟悉程式語言與一些專業packet 才是正途。揠苗助長必秧其生機,得不償失;更遑論17,18 歲青年的名利心競爭心,太過熾熱並非好事。人要自強自信,但好強好勝卻是絕對不同的哲學思維與生活態度。
以一個正常的高中生而言,若有志走上工技專業則應當修習Algebra 2, Precalculus, Calculus AB 及BC 還有物理與化學(前者分1,2,CM,CE 四部份,後者則有regular, AP 兩階段)所需投入的時間是極其龐大的,廣泛地熟悉內容及做題後更要思考其中的深刻意義。考試只是一個驗收過程,不代表真正的實力。(亞裔社區常專注於訓練應試本領和背誦題型,很類似革鬥士的近身戰技培養,但與臨場協同作戰,一路遂行戰術設計與戰略佈
局完全無關)深耕、博覽、強記、消化是一定要下的工夫。試問何來太多餘裕全方位發展才藝、社交及一系列華而不實的表面文章?高中時期到處亂竄,游擊戰般尋訪所謂片斷式的國際經驗或跨領域的機會,都是過於早熟、漂浮的包裝工程。勉強做下去保證會備多力分,動搖了基本功。上了大學本科之後若惡習已成,期望他們會每天長時間投身研讀、實做,並在summer 持之以恆地經由internship 一路從學徒幹起;窮數年之力累積基本經驗,以求成材何其難也?!
總之,做什麼要像什麼;1990 年代的全方位式的人才培養及速成快捷的學歷導向,乃至投機性的金融投顧操作,已為人類帶來太大的災難;其後續影響,很難想像會在20 年內完全消失。除非有重大產業技術突破,否則兩代人的前景堪虞。而企求工業革命及產能發揮,又祇能寄望這批90 後出生的年輕世代了。願與父母共同努力,將他們的潛能開發出來,營造一個美好的人生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奧法教育學院徐馳老師撰文

 

行百里者半九十 ─ 腳踏實地 堅持到底才是學習之道


近兩年來LA 本地補教事業增加了許多新面孔,所從事的也不再是傳統教學工作,反而偏重在申請學校,乃至各種形象包裝業務。真所謂“春城無處不飛花”好一片榮景也。然而美國教育的本質畢竟與亞太地區有異,大學本科大致區分為Jr.(初階)與Sr.(高階)兩個階段;第一個兩年(Jr.)主要修習課程為G.E.(共同必修課程)與先修科目,目標是培育一個具備基本人文素養的知識分子,並為其後進入的專業領域準備好基本能力。很多本地的孩子為了節省開支,在第一階段選擇進入州大甚至社區學院完成此一過程,並非學術能力不及或失意於更競爭的學府,
主要是財務考量也。而這幾年來也有不少國內來的學生因囿於語文底子的不足,往往先在社區學院待上一陣,待英文要求補足後再轉入所謂四年制的正規大學。當然一般華人家庭若經濟許可還是會以正規大學,尤其是UC 為優先考慮。大學時代打好學術基礎,在醫科、法科或其他研究所時才投入主要財源才是最佳策略。個人以為under(大學本科)是為其後的專門研修(如醫學院、法學院)做準備,或是為各系研究所(碩、博士)打基礎。尤其前兩年Jr.(初級)階段各校並無太大區別,似乎沒有必要傾囊所有送子弟負笈千里之外。 (至少身為加州居民,就讀UC 有極大的財務優勢)
須知美國大部份綜合大學,如UC Berkeley, UCLA 乃至Columbia, NYU 等在第一個兩年完畢時會大幅換血。某些科系(專業),甚至會有超過一半比例的學生遭到淘汰,由其他學校表現優秀的學子填補。最後兩年的課程開始接觸專業領域,學生自己要為是否更上一層樓深入思考;而校方乃至各研究所亦由Sr.學生中物色具備獨立研究能力的學術種子。而打算進入醫學或法律學院者則預備MCAT, DAT, LSAT…等入研會考並提交大學GPA。此時,神仙、老虎、狗一目瞭然,凡是根基不穩固,靠申請技巧進入under 卻應付吃力的孩子窘態畢露,一張難看的成績單簡直無法見人。即使出身名校,GPA 低落還是無以服眾;指導教授也會據此懷疑其獨立作業,完成指定研究,發表學術論文的能力。更不用說粥少僧多,大家汲汲鑽營的醫科及法學研究所了。缺乏一定的GPA
作底,恐怕連通過初審的機會都沒有,遑論進入一流醫、法院校了。此刻萬念俱灰,百感交集才知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。若一開始走光明大道,踏踏實實地打好學術底子,不但大學四年勝任愉快,此後不論選擇什麼方向也都海闊天空,得心應手,誠人生一大樂事也。
名校效應正面臨重行定義的歷史關頭。當一個人進入社會後,其所提供的學術出身當包括了林林總總的一串名銜,別人會以其初始學校還是最高學位(如碩士、博士) 獲得的學府為主要依據呢?或者我們提出一個比較戲劇化,也確實發生在周遭的情況來設想一下:倘若A 君係UCLA under畢業,後在Cal State Long Beach 完成碩士;而B 君則適反之,本科在Cal State Long Beach修習,但於UCLA 獲得Master 學位。則在一般人,或至少在華人社會,當會如何看待他們二人的教育背景?!
中國古代童生啟蒙所見第一碑文乃曰“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爾曹,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”,此諭荼毒華夏幾千年,為帝王一家一姓私利,誤導炎黃子孫億兆,終導致過去二百年的積弱與腐敗。如今中國改革開放甫一世有餘,此一學以致仕,飛黃騰達的思想馬上起死回生,誠可驚可怖也!然而時代變遷,大學之道廣傳,國子監之門亦普遍對天下庶民開放。此刻仍幻想一旦出身名校,便終其一生坐享此成,未免太缺乏時代感了。須知,21 世紀人口過剩,知識爆炸,學歷氾濫;一個人究將如何在劇烈競爭的世界立身求成?一技在身,執照為憑,乃一定之理也。君不見醫師、律師、會計師為眾人所艷羨耶?何也?有執憑護身耳。當然力所能及追求理想學府,固人之所願也;但若為達此一目的而削足適履,終於將大學GPA 讀垮,終於沒有時間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,終於因投機取巧,善走方便之門,而扭曲了一生的個性就太不值得了。
尋求課外輔導,主要是學習較深入、廣博的數、理、英文知識;俾便在日後進入大學時具備充分的學術底氣。若學生確實了解所學科目,則各種考試理當水到渠成,應付自如。倘若純粹以學習應試技巧為導向,表面看來很有效率、很聰明,但路走不長,終究會有不良後果;一旦孩子在大學或研修時受挫,往往一蹶不振,失去自信,則以往十幾年的培育便付諸東流,甚至賠上個人前途。豈可不慎乎始!
個人以為,其實學術根基最要緊;只要老底足,走遍天下不會氣虛膽怯。無論任何時候,一旦下定決心要去追求任何專業訓練,或較負挑戰性的執照,皆遊刃有餘,若庖丁解牛也。少年十五十六時志於學,以迄三十而立,這十幾年的黃金歲月乃是一個人紮紮實實學習成長的主要時光;若由外力輔助或他人越俎待庖決定其一生走向,不但失之深刻,亦且影響其獨立人格的發展,豈非有失教育本來的面目?!
為人父母者,常以我們自己過往人生經驗為參考,為孩子選擇未來方向;但未來總是難以捉摸的。尤其是今日世界真乃雲狗滄桑,瞬息萬變,我們只能做最好的準備,做最壞的打算。許多過去認為永遠不變的真理,於今多半已不復存在。世事沉浮,唯有胸中的本事,別人奪不走。所以歸根結底,我們還是主張孩子們腳踏實地,行遠自邇,一步一腳印的學習過程,不但充實了知識也造就了他們的人格。
行百里者半九十,大凡偉大的事業都需要堅持,才能卒底於成,而不至功虧一簀。學生還年輕,我們為人父母者要抱著十年樹人(百年太久,須爭此一朝夕)的信念,腳踏實地去培養他們;一時失意無關弘旨,切勿存攀比營求之心,則自然會有成功之日。
閱讀本文的家長們,大多有此時尚在學齡的青少年子弟。若心有戚戚焉,則盍興乎來,大家一齊為孩子們規劃一條學習康莊大道。則LA 華人社區幸甚,美國乃至世界未來幸甚!    (本文由奧法教育學院孫老師提供)

 

 

语言转换